三门峡信息港

当前位置:

泰国发现(三)

2019/08/22 来源:三门峡信息港

导读

昔日重现的几天假期我们打算留给大海。由于时间关系来不及去泰西南的苏梅岛,离曼古近的就只有旅游业过度开发的芭提亚了。走在芭提亚的

昔日重现

的几天假期我们打算留给大海。由于时间关系来不及去泰西南的苏梅岛,离曼古近的就只有旅游业过度开发的芭提亚了。

走在芭提亚的街上,看着街边被生意熏得面无表情的脸,我几天的愉悦心情一下子消失殆尽。

订了酒店,在一家国际的快餐店用汉堡包填饱了肚子,我们打算赶紧逃到人少的地方去。可能是由于污染的缘故,芭提亚的海滩已经不适合游泳,游客要享受海滩和参与各种水上活动都要到对面的KOLAN岛去。一般游客上岛多是乘快艇,一只艇大概要一千块,十分钟;公共码头有大船线路供KOLAN岛上的渔民往来芭提亚,需半个小时,每个人只要二十铢,我们当然选了后者。

大船要一个小时才有一班,我们坐在甲板上等开船的时候刚好有个旅行团经过栈桥去坐游船,这是我此行看到的团队。不用看领队摇的小旗,不用听话语,我们的同胞在国外总是能一下子就脱颖而出。

朋友根据队员的衣着打扮、表情和行走的姿势猜想不同人的身份,哪些人是蜜月旅行,哪两个关系暧昧,哪个人是做财务的,哪个人可能是科级干部。然后朋友说,六年前她也随一个团队来到过这里,去坐同一班游船“东方公主号”。 多年以后,没想到在这里从别人身上看到自己过去的影子,昔日重现,看似回到昨天却又有天壤之别。

过去的朋友可能看上去和今天的他们没什么两样,不同的是多数人回去后还沿着原有的轨迹生活,而朋友选择了改变。那次旅行给朋友的影响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她只知道她并不满意自己当时的状态,后来开始上网,然后开始旅行,接下来才有了泸沽湖边的故事。

如果朋友几年前没有选择离开,她应该会有更好的物质生活,稳定的工作和可预见的将来。这些朋友放弃了,为了心中莫名的躁动和未知远方的呼唤。当她走过了长长的路,看过了种种的风景,对自己说“远方不过如此”就决定停下来。我问她这一段路程的收获是什么,她说,是自由和平静的心。从这个角度讲,朋友就象那些到素贴庙冥修的人,走也罢,停也罢,别人看也许不理解,只是自己随心。

STEVE、阿侬和“日升之屋”

KOLAN岛上原来是一个有几十户渔民的渔村,如今的岛民多以旅游服务为业。岛上有很多的海滩,轮流对游客开发。团队去的海滩总是人潮汹涌,水上活动丰富,自助游的人和周末休假的城里人则会去另外的海滩享受安宁。

也许是实在想躲避芭提亚的嘈杂,我们有意无意地误了末班船。可能是出于环境保护的考虑岛上没有建酒店,我们要找一个过夜的地方。

就这样认识了STEVE和阿侬。

STEVE是英格兰人,岛上长住人口中的西方人,喜欢上了这里的生活先当了几年的摩托司机载游客,后来租下了码头旁的小旅馆,取名叫“日升之屋”。

旅馆只有六间房,条件很一般。STEVE属于那种守株待兔式的店家,并不知道怎么去兜揽客户,人看上去憨憨的,甚至有点木讷,一只眼睛不太好总是要点药水。旅馆生意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收入,以至于他付不起昂贵的医药费。

与STEVE相反,阿侬是个性格爽朗的泰妹,身材奇好,长长的头发,黝黑的皮肤,从于柬埔寨相临的泰东南山区来,长得不漂亮,但是心和笑声一样清澈。她家里很穷小时候没读过书,到芭提亚讨生活时认识了STEVE,在一起已经有七八年了。阿侬也不会持家,给我们做的晚饭实在差强人意,但我们还是微笑着享用了。

小店向海面延伸出去,在水面上架了平台,放了桌椅做开放餐厅用。STEVE说那是早上看日出的地方,所以才有了小店“日升之屋”的名字。

STEVE在餐厅挂了两个大音箱,他喜欢和客人分享自己电脑中的MP 音乐,那多是六0到八0年代的美国歌曲,很多听来很熟悉。在STEVE长大的年代,英国流行音乐还不象现在这么风光。

STEVE的教育程度不高,年轻时跑过船,在距家万里之外的泰国停了下来,老家到是疏远了。过几日有两个很多年没见面的少时哥们要过来看他,带着他们已十多岁的儿子,STEVE说那将会是一次难得的聚会。

STEVE和阿侬都不是什么社会精英分子,平凡得象海边的两颗沙子,他们就在这个远离城市的小岛上过着自己真实的生活。即便未来他们也许会漂泊到其它地方,都会记得KOLAN岛曾以自己的宽厚收留了他们,他们曾在这里有过一个可以一起看太阳从海边升起的家。

说句实话,作为店主人的STEVE和阿侬做得并不出色,但是他们却是我的泰国之行印象深刻的人物,我一直说不清其中的原因。

在芭提亚的街上经常可以看到西人和泰妹的组合,泰国是很多在本国失意和不得志的西方中年男人寻找精神安慰的地方,他们可以用不多的钱租到当地女人作为假期的伴侣,据说当地人的职业操守相当之好。这是一种自然的生意关系,自然得让你无法作出道德评判。

这当然不是西泰结合的形式,相信谈感情的不乏人在。但是我对跨文化的感情维持多持谨慎和怀疑态度,男人和女人已经是不同的两种文化,再加上东西出身的不同,如何沟通?想当年的平克顿和巧巧桑的故事,并不是因为西方男人和无情和东方女人的忠贞那么简单。两人因不同而吸引,终因不同而分离。

我不知道STEVE和阿侬的关系是如何开始的,重要的是在我眼中他们彼此相爱。对两个真心相爱的人探求其过去是不道德的,如同今日的查尔斯和卡米拉。我和一个村上的人聊起两人的事,他说STEVE是个好人,那女的不好。我再问原因,他说阿侬打老公,STEVE的眼就是这样被打的,而其缘由是STEVE贪酒阿侬很生气。

我问自己:两人在一起是因为他们都太平凡了吗?平凡得以至于超越了文化的差异?我看得出STEVE眼中对阿侬的依恋,和阿侬对STEVE大大咧咧的态度下的关心和柔情,两人就这样以别人不了解的方式相爱着,他们的关系比泸沽湖边那些为外人津津乐道的“爱情”要纯粹得多。在这个远离自己故乡的小渔村,两个背弃了各自生活的人必须相爱,因对方是自己的依靠。

我衷心地祝福他们。

岛上的夜是如此的安静,只有海浪撞击岸边的声音。海那边的芭提亚灯火通明,无数的人在那里放浪形骸,忘却所有的烦恼。

STEVE去对岸接朋友了,阿侬拿了个鱼竿在平台上钓鱼。小鱼上钩她欢笑雀跃,半天没动静她也丝毫不恼怒,静静地倚在扶栏上,专注地看着浮标。朋友说,那是阿侬美的姿态。

趁主人不在,朋友反客为主,用STEVE的音响放起了自己MP 机中带的韩红的歌曲,那些歌曾回荡在泸沽湖边的小屋,今日又在异国他乡静谧的黑夜中响起,时间和空间就这样被跨越,《青藏高原》和《绒花》的旋律飘散到海面上,融化在黑夜里。

下雨了,雨点打在餐厅的顶棚上叭叭地响,但海上的浪不大。阿侬收了竿回屋休息,我们就靠在椅子上听雨,音乐还在轻轻地唱,对岸的城市灯火依稀闪烁,我们竟有了一种不知身在何世的感慨。

因这一刻我们记住了这异乡的小旅馆,STEVE和阿侬;因二人和这小旅馆让这一刻长留于我们的记忆中。

在海边晒了两日的太阳终于要离开了,临走的时候和STEVE和阿侬象是有了一种多年的朋友的亲近感。我们依此和二人合影,然后半开玩笑的说,回国后要把他们的故事写出来,让更多的中国游客来到这里,他们就先谢了我们。

船要开了,阿侬靠着小店平台的扶拦向我们挥手,我们也用力扬起手臂,就这样,消失在彼此的视线里。

又过了几个小时,飞机载着我们踏上归徒。告别了泰国,真希望以后再多来几次。旅行总是摆脱枯燥生活的方式,还有那么多有趣的人和故事来不及细说,清迈城晚上的豆浆西施,旅馆旁出租自行车的帅小伙,环游世界的哥伦比亚、挪威情侣组合,即将成为传教士的韩国青年,大城路边小饭馆里的一家四口。。。每个人有不同的旅行乐趣,我感兴趣的重点始终是人和在变化之中的存在。

这次的泰国之行还让我树立了新的亚洲观,为自己以前视野的狭隘感到羞愧。不可否认的是,多数中国人对亚洲的理解都是以中国为中心,胸怀世界则指的面向发达的西方国家。其实大有大的宏伟,小有小的妙处,从泰国的发展中可以发现诸多优点和可借鉴的地方。

每一个国家都是可爱的。

每一个人也何尝不是如此。

长期便秘会得痔疮吗
狮马龙活络油怎么样
小孩子消化不良的症状
男人如何养生如何抗衰老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