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当前位置:

投资实践只要不是性资本损失就好

2019/03/01 来源:三门峡信息港

导读

——读埃韦亚尔文章有感吉恩-迈瑞·埃韦亚尔堪比彼得·林奇。到1996年,他执掌的SoGen基金在18年中只有1990年的一次亏损,且只亏

——读埃韦亚尔文章有感

吉恩-迈瑞·埃韦亚尔堪比彼得·林奇。到1996年,他执掌的SoGen基金在18年中只有1990年的一次亏损,且只亏损了1.7%。在1979年到2009年的30年时间里,他管理的基金年均回报率为13.8%。2008年金融危机后,他写了一篇《价值投资:随着时间的推移它是有意义的也是有用的》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埃韦亚尔提出这样一个问题,2008年对于价值投资者是悲伤的一年,这是否说明了一些问题,他们应该做些什么呢?

,必须说明价值投资是很有意义的。任何人读本杰明·格雷厄姆的《聪明的投资者》可以明白,价值投资不是复杂的数学模型,它只是关于常识的理解。此外,沃伦·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也只是对常识的理解。因此,对于价值投资者,必须要愿意忍受短期的疼痛,坚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获得相应的回报。

第二,价值投资随着时间的推移必定会有用的。早在1984年,巴菲特在哥伦比亚商学院以自己的纪录,连同另外9个价值投资者的纪录为例,表明他们10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做得比平均水平好很多。20年后的2004年,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路易斯·温斯坦选取了包括First Eagle全球基金在内的10个基金,再次表明这他们随着时间的流逝做得比大部分同行要好很多。

关于点,

投资实践只要不是性资本损失就好

“必须要愿意忍受短期的疼痛”。根据巴菲特在哥伦比亚商学院演讲时十个价值投资者的纪录显示,其中有三个典型的例子,这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在年大熊市中发生过严重的亏损。比尔·鲁安的红杉基金在1973年和1974年亏损了24.0%和15.7%;查理·芒格的合伙人公司分别亏损31.9%和31.5%;里克·古瑞恩的太平洋合伙人公司则更严重,分别亏损了41.1%和34.4%。埃韦亚尔自己的全球和海外基金也曾在2008年下降了大约20%。

关于第二点,“随着时间的推移必定会有用的”。审视这三位杰出的投资者在1975年市场恢复性上涨后的表现。比尔·鲁安分别获得60.5%的回报;查理·芒格获得73.2%的回报;里克·古瑞恩在1975年似乎一般,只获得23.4%,然而在1976年却获得惊人的127.8%的回报。将他们置于长期的视野下,比尔·鲁安在14个财年取得775.3%的投资回报,累计复利收益17.2% ;查理·芒格在14个财年中取得1156.7%的投资回报,累计复利收益19.3%;里克·古瑞恩在19个财年中则取得22200%的投资回报,累计复利收益32.9%。

即使巴菲特本人,在买进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后——他曾经这样自述道——有3次下跌的幅度在50%,分别发生在1974年、1987年和在1998年,它的股价都遭到腰斩。不过他担心的是性资本损失,担心是否是正确的投资,担心管理者是不是满意。“每一个投资者的目标”,巴菲特终得出这样的结论,“都应当创造一个投资组合,这个投资组合在未来10年左右的时间里,能带来的经审视的收入。”

不造成性资本损失永远是重要的原则。性资本损失是可预见的较近的将来的资本损失。与之相对应的则是临时性资本损失。性资本损失可以回避,其的办法就是买入具有高资本回报率、强大的净现金流、的资产负债表,并相对价值以较低的价格买进,或者以较高红利率的价格买进。但临时性资本损失则难以避免,究其原因是投资中有许多不可控的因素。

的价值投资者、第三大道价值基金(TAVFX)的创始人马丁·惠特曼认为,应该区分临时性资本损失和性资本损失。如果你采取的是正确的投资方法,那么发生性资本损失的可能性并不大。而如果发生了临时性资本损失,必须愿意接受短期的痛苦,坚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回报会到来,坚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让财富不断累积。毕竟我们不应该期望在所有的时间里都感觉良好。一切有价值的东西都来之不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