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当前位置:

冬天那条结了冰的河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三门峡信息港

导读

冬天那条结了冰的河    一    傍晚时分,天空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晦暗的颜色,笼罩在天地间,充溢在空气里,在明快的、亦或是悲怆的心灵上,

冬天那条结了冰的河    一    傍晚时分,天空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晦暗的颜色,笼罩在天地间,充溢在空气里,在明快的、亦或是悲怆的心灵上,涂抹出不同的故事。­    二零零六年的圣诞节,严小冰来到这所学校已经两年三个月又二十四天了!­    漫无目的地走在校园的小道上,狂风如一头易怒的雄狮,狂吼着肆无忌惮地窜进她那并不厚实的制服里。严小冰不由地打了一了冷战!寒风中,她紧紧衣服,把头埋进制服那柔软的领子里,慢慢向前踱去。­    校园里很少有行人的影子,就连严小冰自己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跑出来。因为是圣诞节,学校在活动课后就没有安排课程,图书馆也关门了,所有的学生都躲在宿舍里,兴高采烈地为晚上的假面舞会准备着。整个下午,严小冰就坐在窗前的写字台上,书摊着,但宿舍和楼梯间忙乱的脚步声和女孩儿们愉悦的叫声撞击着她的耳膜与脑袋,吵得她心烦意乱。百无聊赖中,她合上书,抓起床上的制服,静静地从那欢乐的气氛中走了出去。­    也许是冬天校园里难得的宁静吸引了她,也许是猛烈的寒风吹散了残留在她耳迹的那份节日带来的喧扰,让她的心平静了下来,又或许是因为今年的圣诞节刚好与自己的生日在同一天,现在的她终于可以好好享受这难得属于自己的闲暇时光了,总之,此时此刻的严小冰,即使身在冷如刀割的寒风中,但心里仍然是快乐的!­    校园里的柏树依然是墨绿的颜色,却已不像初秋时那般明亮,那般鲜润,细密的叶子在风中瑟瑟抖动着,一副随时都可能散落下来的样子。而小路尽头的那棵梧桐树早在入冬时便掉光了叶子,此时,严小冰站在梧桐树底下,听着风猛烈地敲打着苍劲的冷树枝,发出呜呜的响声,心中对妈的那份思念,悄然而至。­    在小冰的记忆中,妈和所有生活在大山时妇女一样,似乎从来都不曾年轻过!打从记事起,妈就总是穿着一件深褐色的短褂,在那座被世界遗忘了的大山里忙碌着。领口、袖口磨损了,妈就拿浆洗过的麻布补上去,反反复复地,针角细密而整洁。补到后来,领口就会变得很硬,割得让人生疼。到了冬天,妈或许添了衣服,但在瑟瑟的北风中,严小冰总是觉得妈好单薄呵,仿佛一阵风吹来,就能让这个很疼爱她的妇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些遥远但清晰的记忆伴着这料峭的寒风猛然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如一道被撕裂的伤口,模糊了她的意识。在离家的七百多个日日夜夜里,小冰总是尽量不去想妈。每当逢年过节,每个同学都在兴奋地盼望着回家时,严小冰就想逃,逃开那种满是家的味道的欢乐氛围,也把对妈的那份牵挂甩得远远的。每次的每次,严小冰都怕自己会抑制不住这种想念,在舍友的欢声笑语中和她们一样,打包回家。对于她来说,回家的快乐、节日的快乐从来都不属于自己,至少在求学期间是这样。比起这种情感上的依恋,她还有更现实的问题需要面对,那就是她的学费和生活。当一个人连基本的生存问题都没有保障时,其他的一切,就只能被置之脑后了。这是一件很无奈的事!­    严小冰沉沉地叹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回味这声叹息里到底包含了多少辛酸和苦难,风就已经咆哮着,把它稀释成空气中一粒无名而又微弱的尘埃,很快便消失了踪影……­    二­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洁白的雪花仿佛接到命令似的,带着圣诞节的祝福,从彤云密布的天空中飘落下来。风倒不再像下午时那样鼓足腮帮子似的地猛吹。在这样的夜晚,轻风温柔地拂上行人的脸颊。漫天的雪花在风的吹拂下,如一朵朵美丽的蒲公英,飞舞着,旋转着,落在火红色的教学楼上,落进干燥的空气中,也落到了不断从宿舍里跑出来的学生的身上。严小冰站在宿舍楼的门口,看着身着艳丽服装的女孩子们从楼里成群结伴的走出来,又看了看自己的制服,微微皱了皱眉头。她不打算参加什么假面舞会,因为这样的舞会对于她来说毫无意义,虽然她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平时也少不了要和各种各样的学生和老师打交道,但从内心深处讲,她更渴望多留些时间给自己,看书也好,呆呆地坐在那里也罢,只在这样子去做的时候,她的心才能获得限度的自由。想到这里,严小冰便侧着身子,想从不断涌出的人群中找个缝隙回去。正驻足张望时,小冰宿舍的几个女孩子却刚好从对面拥挤的楼梯间里出来。个子的的萧晓首先看到了她,便一路笑着叫着走了过来,死死地拉住她不肯放手。后面的几个人也从人群中跑了出来,一边责问她整个下午都到哪去了,一边拉着她向会场走去,任凭她怎么反对,怎么拒绝都没有用。当小冰渐渐意识到这一切只是徒劳时,她索性不再挣扎,微微叹口气,任由她们拉着她走进人山人海的会场。    在门口,小冰领到的,是一只温顺的小绵羊。光滑的面具上,小羊大大的眼睛里微含笑意,腮帮子红红的,一朵蓝色的不知名的小花卡在额角上,一副青涩的样子。小冰看着四周五颜六色的身影,想像着她应该是一个穿制服参加舞会的女孩,脸就开始不由地发烧!­    小冰她们走进去的时候,舞会已经拉开了帷幕。激情冷酷的音乐,绚丽变幻的灯光很快就把所有人带进了一个完全不同于外面的世界中去了。小冰牵着的手被放开了,女孩儿们在她耳边的尖叫声也一下子被吞噬进这疯狂的音乐里。小冰用手遮挡着虽然戴了面具却依然直直的射进她眼球的刺眼的灯光,跌跌撞撞地向一个没有人的角落走去。虽然在走进这里之前小冰就知道,这个假面舞会是浪漫气质的激情活动之一,它源于西方的万圣节,充满了魅惑和绚烂的气氛,但只有真正成为这个盛大Party中的一员时,严小冰才强烈的感受到语言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即使这个假面舞会在中国可以不穿稀奇古怪的衣服,可以不用化奇奇怪怪的妆,但是对于一次都不曾参加过的她来说,依然是不能忍受的。对于不适合自己的东西,我们能做的就是逃,逃得远远的。想到这儿,严小冰便站了起来,拨开人群向外走去。这时正值一曲终了,人群中熙熙攘攘的,有的在往后退,有的依然在大声尖叫着,严小冰夹在拥挤的人群中举步维艰,苦不堪言。一个灰色的影子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隔着一支娇憨的狐狸的面具,严小冰总能感觉到对面这个削瘦的男孩儿在若有似无地笑。男孩突然伸出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严小冰一下子慌了。她甚至都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男孩已经轻轻牵起她的手,带着她滑入舞池。此时音乐已经不再是刚才震耳欲聋的DJ,取而代之的,是古典风《梁祝》。轻柔的音乐回响在耳迹,四周开始安静了下来。严小冰的手被面前这个一直看着自己的男生握着,都紧张的出汗了。对于交际舞,小冰是熟悉的,体育课上,小冰就是因为苦苦练习而在考核中取得好成绩的。而现在,面对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孩儿,小冰无法做到从容应对。有好几次,男孩儿被她踩到了脚,每当此时,小冰都能听到那支很可爱的狐狸面具后面发出清脆的笑声,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她几乎能够猜出面前这个穿着灰色西服的人是谁了。只有她们的班长,苏文亮,才能有这么明朗的笑声。发现了这一点,小冰的脸“唰”的一下红了,心也在抑制不住的狂跳。她现在企盼的,就是这支曲子可以赶快完,好让她可以逃离这里。因为,她无法面对他。­    《梁祝》的高潮部分——化蝶,就是在小冰这忐忑的心情中行云流水般的滑落。刹那间,一片片彩色的纸屑如圣洁的蝴蝶般,纷纷扬扬地从煞白色的灯光中飘落了下来。所有的人都停止了舞蹈。严小冰看着一只只轻盈的“蝴蝶”从黑色的罗幕中成片成片地飞落下来,宛如昨夜的星,泪水就突然在不知不觉中朦胧了双眼!­    ­三­    在对那片贫瘠土地的所有回忆里,严小冰内心深处始终完整的保留着一块神秘的领域。那里是一片灿烂的星空,那里有她今生看过的漂亮、永恒的星。在夏日的星空中,星星们眨吧着眼睛,悄悄记下了一个十七岁女孩儿美的梦——钟琦!­    钟琦老师走进大山的那一年,严小冰才十六岁。­    二零零三年的十月十二日,是严小冰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日子。那一天,她次见到钟琦老师。那个时候,大山里可以教初中的梁老师因为生病已经离职半个多月了。孩子们不得不停课,老师临走时布置的作业做完了,孩子们就呆在家里,毫无希望地等着。钟琦老师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在孩子们的生活中,带给他们的是一个完全陌生而新奇的世界。从此以后,严小冰觉得自己的生活开始有了光明和希望。­    钟琦老师那年二十一岁,刚刚从师范院校毕业没多久。本来他可以安安心心地留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领一份不错的薪水,过着舒适的生活。但他还是来了,以一名志愿者的身份,扛起了这片贫瘠土地上他能够扛起的一切教育上的责任。­    那天下午,夕阳就要落山了。中秋的天气里已经微微露出了些许凉意。全村的近80个学生在老校长的带领下,排着队站在大山里那棵的槐树下等候着。淡黄色的瑰花早在八月里就落光了,槐树细密的叶子也早已不再像在夏天时那样绿绿地闪着令人快乐的光泽。大山对于四季的感知总是迟钝的。在十月的天气里,树叶依然相互簇拥着,在老槐树粗壮的虬枝上俯视着底下这一群翘首以待的人们。严小冰站在第二排,和其他人一样把目光投向了山的另一边。她无法想像即将到来的老师是什么样子的,就像她的父辈们不知道其他地方的麦子是不是和这里的麦子长得一模一样是一个道理。她更不曾意识到这个人的出现将在她的人生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严小冰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瞎想着,直到周围的欢呼声响起时,她才像做了一个梦似的醒过来。不由自主地揉揉眼睛,远方颀长的身影在夕阳的余晖中渐行渐近。是钟琦老师。­    老校长和村长首先迎了出去。在几十步之外便伸出双手接过了他手里的行李包。老校长紧紧地握着钟琦老师的手,急切地想说着什么,但终还是没有说出来。钟琦老师也微笑着­,用洞察一切的眼光看着老校长,不住地点头,然后就朝着人群走过来。所有的学生和十几个同来的村民突然安静了下来。严小冰看着钟琦老师一步一步地向她们走近,脸上带着柔和的微笑。他那乳白色的运动服因为赶路的原因,早已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此刻,他的整个身躯都被笼罩在夕阳那瑰丽的色彩中,美好的让严小冰觉着有点不真实,她真的好想走过去,悄悄但仔细地去看看他那散落在地上的清瘦的身影,好证明他的存在。但钟琦老师终还是来到了他们的面前,严小冰也终于看清了那张从她得知钟琦老师要来就想像过无数次的脸。钟琦老师脸部的线条是柔和的。他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每次微笑时,都会弯成很好看的月牙状,一种很温暖的感觉。挺拔秀气的鼻子下面,薄薄的嘴唇总是向上扬着,微笑的样子里,却分明有一股说不出的倔强。严小冰就那样看着他,想笑却笑不出来。她只感觉到自己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牢牢地抓住了,再也动弹不得。钟琦老师用响亮的声音向所有的人问好,严小冰只是看着他,却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在校长的指挥下大声地和钟琦老师致敬。­    那天晚上,严小冰在日记中写到:“……钟琦老师终于来了……我们都好喜欢他……只要想到以后可以天天看到他的笑脸,听到他用那好听的声音给我们讲课,我就好开心……”­    四­    音乐停了,灯光突然亮了起来。所有人都在伪装的面具底下惊叹着,或站或立。要不是地板上铺满的五颜六色的纸屑在清冷的灯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泽,刺痛了她的双眼,严小冰真的不敢相信刚才曾发生过那样唯美的一幕。此刻,她的心因为沉浸在某种回忆里而狠狠地痛着,痛得她快不能呼吸了。她突然摘掉脸上的面具,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跑了出去。­    雪依然在飘。远离了疯狂的音乐和烦扰的人群,外面的一切都是安静的,如死了一般。风好像大了一些。大片大片的雪花开始接连不断地从那块无边无际的黑色罗幕里抖落下来,在风中乱舞着,踏着大自然固有的节拍,跺脚、旋转、飞舞,就算是轻轻着地吧,似乎都能听到雪花那晶莹的叹息声。严小冰就这样静静地站在空旷的校园里。雪花有意亦或是无意地落到她的脸上,但很快就被那通红的双眼里不断涌出的泪水消融了。她感觉不到冷,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也感觉不到外在的一切。所以,当她略一回神就看见苏文亮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的面前惊讶地看着满脸泪痕的自己时,严小冰着实吓了一跳。她踉跄地后退了几步,险些摔了个大跟头,急得苏文亮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他想跑过去扶她,但又怕她会毫不留情地拒绝,怕得到适得其反的效果,更怕他的行为一不小心就会伤害到她。­   共 23090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死精症食疗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昆明小孩癫痫病专科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