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绝世剑魔 第二百四十三章 前辈懂我

2019/12/05 来源:三门峡信息港

导读

绝世剑魔 第二百四十三章 前辈懂我“闲云坊宗主……”江余听得这样一句话,心头一凛,他当然知道这话的分量。在红月浩劫之前几十年里,不算磕

绝世剑魔 第二百四十三章 前辈懂我

“闲云坊宗主……”江余听得这样一句话,心头一凛,他当然知道这话的分量。在红月浩劫之前几十年里,不算磕了药的病态万圣仙盟,在整个雪漫大陆之上的仙门之中,明玉坛、zǐ虚宫、闲云坊三强鼎力,可谓不分伯仲。而相比明玉坛和zǐ虚宫,闲云坊行事颇为低调,门下弟子也是约束的很紧,在俗世之中,鲜有他们的人出没。可不管怎样,没有人真的敢无视他们的力量。而这样一个强大的仙门组织,如今杨慎竟然已经是宗主了,这实在令人惊讶。

就听云清继续道:“杨慎啊,那家伙就是个怪物,二十年前就领了闲云坊的宗主的位置,风光一时无两。听说他修为高的可怕,尤其仙法剑技,更是强的离谱。”

“他这次也来了么?”江余问道,实际上江余便是想确认一番。

云清挠挠头,想了想,道:“他来没来我还不清楚,不过请柬肯定发给他了。他即便不亲自来,应该也派点人过来的吧。“

“我今天已经看到闲云坊的人了。”江余便将之前所见所闻说了。听闻那话,云清倒吸了口冷气,道:“你说的那个被称呼为七叶的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闲云坊十三杰之一。”

“十三杰?”

虽然江余之前听七叶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过,而如今在云清口中再听到这个词,才方觉诧异。

就听云清道:“他们的权限和地位和其他门派的长老差不多,不过在崇信强者的闲云坊之内,十三杰是不论辈分的。只要你足够强,就可以担当。他们只听命于宗主。如你所说,如果七叶那么怕那个人,那那个人必是杨慎无疑。想不到他亲自来了,这回真的热闹了。巫师伯可能要赔本了。”

“他比巫炼还厉害?”江余问道。

云清道:“那倒不一定,不过我只能告诉你,在闲云坊能当上宗主的人,都非弱者。”云清看看江余,道:“你现在想好了么,要不要去参加。”

“如师姐所说,既然来了,为何不参加?只是来了这么多的人,怎么个比法,难不成要一个一个的打过去?”

云清摇摇头,道:“那当然不是,规则嘛,是这样的。整个锋炼大会分为两部分,部分为新秀切磋的比试。未到沧海境的人可以参加,输三场便算是淘汰。可不管成绩如何,只要报名,到都可以拿到天极剑宗赠送的宝剑。当然拿到什么品级的,要看你的成绩如何。如果能在新秀切磋的比试中累计获得二十胜,或十连胜的话,如果本人愿意,可以晋级到第二部分的比试。第二部分的比试,是这次锋炼大会的主题,所有沧海境以上的人,不必参加新秀切磋比试就可以直接参与。抽签一对一的对决,终胜出的人,可以获得我天极剑宗所铸造出的天字上品的宝剑……”

听云清说的头头是道,滔滔不绝的,江余差不多听明白了这锋炼大会的规则,捏着下巴看着云清。云清说完了,掏了一颗槟榔放进嘴里,道:“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么?”

江余看了一眼云清,道:“我想知道,这锋炼大会到底是谁建议巫炼开的,还有这坑爹的比斗模式是谁想出来的?”江余很清楚,巫炼是个武痴,怎么可能有心思搞这些。

就听云清咳咳咳嗽了两声,道:“你面前的人,就是这次锋炼大会的全盘策划者了。“

“你?”江余用鄙夷的眼光看看云清,道:“我看巫炼一定是猪油蒙了心,才会听你这个不靠谱的。你搞这样的盛会,不会就是为了方便卖画吧?”对云清,江余从来都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反正云清的面皮够厚,不管江余说什么,她都无所谓。

听到这样的话,云清摇摇头,道:“你这就是偏见了,怎么可以这样看我。我是看天极剑宗发展不易,想了这么一个办法来给天极剑宗增加点名气。也好广招弟子啊!”她话说的很诚恳,如果换一个人的话,江余或许就信了,可是眼前的这个家伙是云清。

江余斜了他一眼,道:“你要是只是想让天极剑宗出名,只需要在你的画下面标上天极剑宗四个字,估计天极剑宗早就四海驰名了吧!”

听到江余这般吐槽揶揄,云清双手一合,拍了一下,道:“好主意,不过如果我这么干了,要是巫师伯提着剑来找我算账的话,你能替我抵挡么?”

“如果他需要一个打手的话,我乐意效劳。”江余摊手道。而后和云清二人,皆是哈哈大笑。

正笑着,云清下意识的回头看看,就见魅儿正在她的一个柜子中翻看着。她立时大惊,道:“魅儿,不要动我那个柜子里的东西!”

“嗯?”江余一看云清大惊失色,觉得纳闷。就见云清飞一样的跃过去,将魅儿手里的书卷抢过去,装进柜子里。而后舒了口气,似乎躲过大难一样。她站在柜子前,对江余道:“你如果想报名参加的新秀切磋的比试的话,明天早上开始就可以来仙都镇报名。我要开始画画了。你们先回去吧。”

听她忽然开口送客。江余虽然觉得奇怪,但也不好多问什么,招呼魅儿同他一同下楼离去。路过苏羽儿那张画的时候,江余还是停住脚步,看了两眼,方才离去。

“江哥哥,月明楼的暖鱼羹很好吃,咱们要不要去吃一点?”方才出了云清的“城堡”,魅儿便江余如此建议道。江余下意识的看了看天色。魅儿连忙道:“还早呢。”

江余微微摇头,道:“咱们出来太久了,还是回去吧。”听江余如此说,魅儿略感失望,道:“好吧,听哥哥的。”

江余想起刚才的事,问道:“魅儿,你刚才在云清师姐那边都看到什么了,看的那么入神。连话也不说一句。”方才云清那么紧张,江余自然还是很好奇的。

“没……没神马啦……”魅儿说话的时候,脸上一下就红了。如同熟透的桃子一样,更显妩媚动人。其实她刚才在云清的柜子里,看到的是一些让她脸红心跳,手足无措的小册子。那小册子里的男男女女画的比春n图更为的生动,对魅儿这样毫无经验的少女的冲击力是可想而知的。

“我若嫁给了江哥哥,他也会那样对我么,真让人害羞……”魅儿这样想着,脸上便更红了,之前她还可以肆无忌惮的抱着江余的胳膊到处走,如今却碰都不敢碰一下了。

看她的反应,还有之前云清的紧张,江余基本已经可以猜的出云清那柜子里装的是什么了。他有心再问一下确定下,却见魅儿如此害羞,不好再追问她。

两个人一起御风而起,返回圣师的药庐,还未降下,江余和魅儿都吃了一惊,就见魅儿的结界竟然不见了。

江余急速落下,直接抛进房间之中,发现瑶心果然不见了,而魅儿也跟了进来,一样是吓了一大跳。她心里很清楚瑶心在江余心里的位置,如果瑶心真的有个什么好歹,她逃不开干系。就在两个人打算出去找找的时候,就听得屋外有人说话。

“前辈,是不是这样就好了?”

“嗯,放在那边吧!”

……

“瑶心?”

“姥姥?”

江余和魅儿对看一眼,而后都从屋中走出,找了一下,就见在隔壁的一个房间里,圣师和瑶心正坐在一起,似是在鼓捣灵草。

“江哥哥,你回来啦?”瑶心一下就看到了江余,立即跑过来,扑到江余怀里。

“嗯!”江余抱着她,在她的额上亲了一下。瑶心羞得直接缩进江余的怀中。这时,就听圣师道:“小子,你倒是厉害,连叶族女妖你能认识。老太婆这下省心多了。”江余看向圣师,就见圣师手里拿着一大堆似是疯狂生长过的灵草。明显,那是瑶心弄过的。

“姥姥,我的结界是你解开的么?”魅儿远远的看着圣师,用传音问道。

圣师抬头看看魅儿

,传音道:“我告诉过你,不要在我这里用这个,很容易走水的。你怎么就是不听。烧光了我的灵草怎么办?”

“哼……”魅儿撇嘴,有些不高兴,他看着那边被江余抱着的瑶心,心中却很是纳闷,心说之前她给瑶心喂过药,可是却好像丝毫没起作用的样子。

“肯定也是姥姥解的。”魅儿看着圣师,圣师没抬头,却似乎知道魅儿在看她,她一边整理灵草,一边道传音:“不用看我,这个不是我做的。”说完这话,她抬起头,看着江余和瑶心,对魅儿继续传音道:“叶族女妖自身就是灵体,无视世间各种药物。”

听到这样的解释,魅儿心说看来姥姥没有给她用解药,但似乎也是知道自己给她喂药的。

“丫头,你这样做,可是很危险的,以后可别这样了。”圣师传音提醒道。

魅儿闻言,没再回什么。咬了咬嘴唇,侧目看着江余和瑶心。就见那二人已经走过来了。

“认识一下。”江余拉过两女的手,握在了一起

“我叫瑶心,你就是魅儿姑娘吧?”瑶心微微笑的说道。看着魅儿,瑶心其实清楚,这个人就是之前掠走她的那个人。但她并不在意,因为她没事,而且江余也没事,不过是一场误会而已,圣师和江余都和她讲清楚了。她索性也就不计较了。

“瑶心姐姐好。”魅儿微微一礼说道。其实魅儿很不情愿这样说。但是因为江余在这里,她不好让江余觉得她小气,况且圣师也在传音催她让她礼貌的回话,她才这样的说了一句。

两个女人互相打量着对方,两个人心中都是惊叹,瑶心自不必说。而魅儿更觉诧异,因为之前瑶心是闭目躺着的,如今站了起来,加上美目之中透出一股自然清丽,魅儿心说怪不得我江哥哥喜欢她了。

两个女子对看着,却没人说话,这让江余颇为尴尬,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在他进退为难的时候,就听圣师喊道:“小子,你药方还没翻译完,你怎么就跑了?”听到这话,江余如闻大赦,对瑶心和魅儿道:“你们先聊。”而后他来到圣师面前。

“前辈真的懂我。”江余呵呵一笑道。

“哼!”圣师斜了江余一眼,道:“你倒是聪明。”

“前辈才是真聪明。”江余称赞道,江余清楚,如果自己真的想要了魅儿的话,那么以后魅儿和瑶心肯定要在一起相处的。可是他就算再傻也看的出来,两个人的关系似乎不太好,尤其是魅儿对瑶心。如果这样下去的话,迟早会出问题的。而的办法就是让她们两个开诚布公的去交流一下,毕竟他在的话,可能有的话是没办法说的。让她们好好聊一聊,或许就可以彼此理解。对于这一点,江余还是有信心的。而刚才他需要一个离开的理由,圣师正好帮他创造了这个理由。

江余看圣师挑拣灵草,便伸手打算帮助圣师挑选,还没碰到灵草,就被圣师打手:“去去去,别碰我的灵草,你又不懂这个。快去翻译药方,别当我是和你开玩笑的。”

江余闻言,只好站起身,看看那边在说话的瑶心和魅儿,转身返回仓库,开始翻译誊写那些药方。

日渐西斜,天色将晚,江余伸了个懒腰。隔窗看看天上稀稀拉拉出现的星星,想着白天发生的各种事。瑶心、魅儿、杨慎等等。

就在这个时候,瑶心走了进来,同时还给江余带来了晚餐。

“我的瑶儿手艺真不错。嗯……你和魅儿聊的怎么样?”江余吃的同时,问道。

“魅儿姑娘问了我很多事,不过很多都是关于夫君的。”瑶心坐在江余身边,小声的说着。

江余闻言点点头,心说和自己所料差不多。

“咱们修炼的事……她也问了。”瑶心面上红红的,对江余说道。

“噗……”江余差一点把吃进去的东西全喷出来,立时就呛到了。瑶心慌忙帮江余捶背。江余咳了两下后,侧目看向瑶心,道:“瑶儿告诉她了?”

瑶心面上一红,道:“一点点而已。”听得瑶心这般说,江余开始是扶额,可他转念一想,心头反而豁然,心说他们都肯交流这种事了,说明她们似乎还是聊得来的。只是内容糟糕了点。

“夫君晚上还要继续誊写翻译么?”瑶心问道。

“嗯。”江余点点头,而后对瑶心道:“瑶儿今晚就和魅儿一起睡吧。不要等夫君了。”江余清楚,以瑶心的性子,如果自己不这样说的话,搞不好她会来这边陪自己,她和自己是不能比的,自己即便几天几夜不睡都没事,她却不行。

江余吃完了,瑶心收拾碗筷,回去睡觉了。江余灯也不点,在漆黑的仓库里,依旧挥毫不止,忽然之间,就见眼前红光一闪,一团亮光,在门口照亮,映出了一个女子的身姿,正是魅儿。

辉县市中医院
安庆市第六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郑州治疗癫痫病费用
广西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潍坊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