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亡灵祀 第336章 千夫长

2020/02/15 来源:三门峡信息港

导读

亡灵祀 第336章 千夫长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位置,黑夜就是帝国亡灵法师当中下的一名成员,根本理解不了此次战争的意图。当然,更加

亡灵祀 第336章 千夫长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位置,黑夜就是帝国亡灵法师当中下的一名成员,根本理解不了此次战争的意图。

当然,更加的理解不了这座帝国高层脑子里的想法,也许他在有生之年能站在那个高度,那时候才可能了解那么一小撮儿代表帝国意志人的想法。

但此时,他就是一个“小兵”,哦不!是一名小法师。

而要做的就是听候军令,听从安排,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好好的参与到此次的战役当中,而他还能做的就是——祈祷!

祈祷自己活下来,想其他别的一切都是多余,因为没人会给他这个时间。

“黑夜!.....黑夜......黑夜!”

“在!”

“老子喊你怎么不回话?”

“走神了!”

“老子告诉你,在特么走神,下回你死定了!还有长官喊话,下回要记得答‘喏’,收起你学院那一套来,这里是嘉兰山关!不是你的迦朵学院,知道了吗?”

一个中级阶位的亡灵法师朝着黑夜一顿疯狂的咆哮。

“知道了!”

“我特么是问你知道了吗?”.

“喏!”

“记住你了,渣子!同样我也期望你记住我,我叫范伦铁恩,你的千夫长!你的老大!像记住你亲爹一样记住我,只要在嘉兰山关之中一天,你就是我的兵,我就是你的老大,直到我死了或者是你死了,告诉我记住了没有?”

范伦铁恩又是一声疯狂的咆哮,瞪着一双牛眼大嘴喷的黑夜满脸唾沫星子。

“喏!”

黑夜脸红脖子粗的嘶吼了一句,此时内心当中真想告诉这货,自己特么没有亲爹!

“还特么像点样!给我滚到那边去。”

“喏!”

黑夜又是一声嘶吼,直接走到一旁小团体当中。

“契必烈吉!”

“喏!”

........

黑夜看着自己突然多出来的千夫长,一脸的懵逼,突然有一种绝望之感升腾,这就是嘉兰山关、这就是战场、同样,这就是帝国只要算是个男人,都会激动抢着要来的地方。

他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被分到什么地方,更不知道接下来又会迎接怎样的命运。

迦朵学院来的六七千亡灵法师在被打散,被一个个点名后带走,而黑夜这个团体差不多二百三四十人,而点名的人就是身前的站立名叫范伦铁恩的中级亡灵法师。

黑夜回首望了一眼,易莱、春草不在,蒂娜、盖理尤金也不在,只有一个不怎么熟悉的契必烈吉,剩下认识的一个都不在。

“好好表现!”

马勒第兹突然的出现,拍了一下黑夜的肩膀道了一句。

黑夜看着还没等他诉苦就走了的导师,顿时就有点欲哭无泪。

这算啥?

恩师送自己学生上战场,的嘱托?

黑夜一脸懵逼的看着马勒第兹来,又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亲爱的导师走远,内心当中五味杂全。

“别特么给我一个个哭丧着脸,跟死了亲爹似的,告诉你们,在嘉兰山关你们这群人跟着我算是幸福的人,要不是老子昨天死了二百多兄弟,你们这帮渣子想跟着我范伦铁恩,都没那个机会。

给我把斗志提起来,要是在让我看到你们有一个哭丧着脸,所有人二十军棍伺候!

记住,是所有人!”

范伦铁恩冷哼了一声,转头朝着迦朵学院亡灵法师系副院长日杰夫走去,然后一阵的攀谈。

“嘿嘿!契必烈吉兄。”

黑夜对着他打了哈哈,这人算是这个团体里面认识的人了。

“你?什么事?”

契必烈吉打量了一下黑夜,这人“认识”,但没想到这么“有缘”!

两个人关系吧,你要说坏,也坏不到哪里去,迦朵学院当初二九九届与三零零届各自为战而已,算不上什么过节,但你要说好,却也好不到哪里去,平时话没唠过几句,就是观泽小千界一起走了那么一遭。

但经历过那件事后,两届学员死的也不在少数,就是在大的过节也算揭了过去。

“学长!你说像咱们这种学院学员,通常会被分配什么活计

?”

“巡逻、侦察之眼驻守、或是后勤一些杂活,咱们迦朵学院的有点特殊,还可能被安排去修炮修箭塔,如果人少更可能会被抓去操纵地精炮与防空箭塔。”

黑夜一听契必烈吉的话,顿时心就凉了半截,刚才范伦铁恩所说的自己兄弟昨天死了二百多个,而按契必烈吉的话,他所说的后一种去操纵地精大炮的活计八九不离十。

黑夜一想到那种战略地精大炮脑袋都感觉在炸裂!

没别的,那种东西轰死的人通常与炸死操纵者的人数成正比例,而整座帝国玩这个东西的全部出自迦朵学院,此种学科更是迦朵学院任意一名法师学员都要必学的科目。

晴天霹雳!

黑夜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在重复一遍,可能刚才有人还不知道我的名字,范伦铁恩!五星中级阶位,毕业于帝国西部中级指挥学院朝学,也算是与你们迦朵学院齐名的学院,所以在我面前收起你们的傲气来。

二十七岁,从军十年,四级终身制勋爵爵位,所以你们当中那群等着死了爹继承爵位的,也别在这我装什么大头蒜,等你们这群二世祖有了爵位在跟我说话,所以你们在我的手下就没有说话的权利,只有听,就是说话也就只有一个字,‘喏’!

还有,记住我的隶属,嘉兰山关常驻军战备法师团第九战略魔法塔第三分团,而我是三分团团长,军衔千夫长,像你们这种的兄弟,我还有七百多个,但昨天还是一千人的满编法师分团,我对你们的期望,就是‘活着’二字,没别的!

在重复一遍,记住我的隶属,在嘉兰山关那就是你们的家,别露出迷茫的眼神,去了之后你们就知道咱们的这个法师兵种在嘉兰山关是有多么的牛逼,一堆前线的法师抢着往里钻都钻不进来,你们能跟着老子,谢谢战神吧!

没特么什么疑问就出发,带你们回家。”

范伦铁恩一摆手,也不管这群二百多的人有没有什么疑问,大步的朝前走去。

“常备军战备”黑夜听见这几个字眼睛就是一亮,这几个字可是内涵太丰富了,常备就意味着自己将要去的军种不是那种大型战时法师团,而战备二字更意味着根本就不是前线,当在加上第九魔法塔之时,黑夜秉着的呼吸算是可以彻底松一松了。

跟着这名千夫长,走到一座矗立耸天的黑塔之下,直接就钻了进去。

而这座塔就是黑夜当初进了要塞之内,看到的那十个战略魔法塔之一,他一阵庆幸,看来自己被分配的活计不是与地精大炮有关。

的万福之事!

但此时他脑子当中又浮现出一个苍老的白胡子老头,他的导师马勒第兹,这件事要是能与那个老头脱了关系就出了鬼。

六七千的迦朵学院亡灵法师,他这一届足足有一百八十四人,怎么就单独他能分到这个地方?

照顾!

黑夜现在对那个老头有种感动到涕泠的地步。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的,师莫如父啊!

估计马勒第兹是怕他喜爱的学生死在战场之上,才把他分配到这个地方。

“找到空缺的位置,坐!不会多也不会少,正好二百三十六人,顶我那死去的二百三十六名兄弟的坑,身边的兄弟们自己认识,你们是迦朵学院而来,这里面可能有迦朵学院毕业的,但我就不介绍了。”

范伦铁恩对着黑夜这一干人等摆手道了一句。

黑夜有点愣,还是次进入到这种战略魔法武器当中,这里就像一座空旷的封闭大广场,但这种广场不同之处就在于脚下。

一处低洼之地,刚好能容纳一人盘膝而坐,身前一个光亮的触须耷拉在地,看其通透的外表也不知是何物。

而周身盘膝默不作声的一群人足有六七百名,也许正好是范伦铁恩所说的剩余还活着那些兄弟,而他们来到此处,正好把这个建制不全的分团法师团补齐了。

“娇气怎么的?为什么不坐?因为曾经那处位置死过人?

收起你的傲气来,更何况你们这一群渣子还是亡灵法师,我范伦铁恩告诉你们。

这里!

第九魔法塔第三分团部每一个位置之上曾经都死过人,此塔的历史已有二百一十二年,他们坐在这里的不是个,每个屁股底下都有亡魂,不止是你们的屁股底下,就是我的屁股底下死的千夫长都十位开外,你们有什么可给我娇气的?”

哗啦~~~

坐下一片!

塔内只剩下范伦铁恩一个人的咆哮回响,在无其他一丝的响声,真是落叶可闻。

“妈的!在重复一遍,这里是嘉兰山关,帝国军事要塞,不是你家,更不是你的学院,你们这群渣灰除了放在魔法塔里,扔到前线去连炮灰都算不上,就是一坨屎!这是一次,别让我在发怒,要不然我会直接把你们踢出到山关前边去。

那种情况要是发生,就等着你们的家人没事翻翻遗书当念想吧,连给你收尸的都没有!”

标签

友情链接